90岁莎莱:师从冼星海 一辈子用音乐战斗

新加坡金沙99966d admin 浏览

小编:她就成为一名地下党员,站岗放哨、教唱救亡歌曲;15岁,她奔赴延安,担任《黄河大合唱》中《黄河怨》的女高音独唱,用音乐唤醒群众的革命热情;今年90岁的她,还在给《中国梦》

她就成为一名地下党员,站岗放哨、教唱救亡歌曲;15岁,她奔赴延安,担任《黄河大合唱》中《黄河怨》的女高音独唱,用音乐唤醒群众的革命热情;今年90岁的她,还在给《中国梦》谱曲写词。她就是莎莱,一辈子用音乐战斗的女英雄。昨日,在汉口一栋民宅里,90岁高龄的莎莱向记者回忆起半个世纪前的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。人物简介莎莱,原名李如琳,祖籍河北,1923年生于安徽蚌埠,上小学时迁至北京。13岁时秘密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,成为地下党的交通员。1938年,莎莱奔赴延安,进入陕北公学学习,不久调入鲁迅艺术学院,师从冼星海。《黄河大合唱》首演时,莎莱担任其中《黄河怨》的女高音独唱。随后,莎莱谱写了一系列激荡人心的歌曲,如《纺棉花》《向前向前,前进》等。1949年,莎莱跟随南下大军来到武汉,从此扎根武汉。莎莱曾任武汉市文联主席、党组书记,武汉音乐家协会主席,是全国第二至第五次文代会代表。红色家庭少女投身革命春日的清晨,一头银发的莎莱端坐在客厅沙发上,时常要侧过身子来细听记者说话,90岁高龄的她,听觉虽然减退,但思维非常清晰。“我出身于老革命家庭,我是家里第三代共产党员。”莎莱自豪地告诉记者。莎莱的外祖父1922年加入共产党,父母也是共产党员。从小的耳濡目染,让莎莱很早就有了革命意识,1936年,年仅12岁半的莎莱宣誓参加革命,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,“虽然年幼,但宣誓时热血沸腾。”之后,莎莱成为地下党的交通员,家里就是秘密交通站,莎莱常常和同学们奔跑在刻印传单、张贴传单和教唱救亡歌曲的路上。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怀揣救国热情的莎莱在两个姐姐的带领下,和同学流亡会一起离开北京,去往革命中心——延安,“我们是踏着敌人的炮火去的”,90岁的莎莱仍清晰记得,在去往延安的路上,不断有日军轰炸。延安岁月最艰苦又最快乐那年春天,经过长途跋涉,莎莱和同伴们如愿来到延安,进入陕北公学学习。“在延安的那些岁月,有最艰苦的环境,可也是最快乐的时候。”莎莱这样动情地总结道。相较于国统区,当时的延安相对安全一些,却又有着另一番艰苦,“西北地区,冬天干旱缺水,洗澡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而且全年就只有两套衣服,一套薄的夏天穿,一套棉的冬天穿,没有换洗的,因此,大家身上都长满了虱子,那时候我们叫它革命虫。”说到这里,莎莱爽朗地笑了起来。有一个更让人发愁的问题。当时,延安所处的大西北开发有限,又加上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,革命战士每天为吃饭发愁。莎莱说,刚去延安时,当地的大红枣又香又甜,可连续吃到第三天就开始反胃吐酸水。平时每人每天定额4个土豆,要计划着吃。除此之外,靠近内蒙古的临沂地区几乎是沙漠地带,有个窝窝头,也只能烧牛粪烤着吃,可在莎莱的记忆里,牛粪烤窝头却是“特别香”。1942年,延安开展大生产运动,鼓励军民自救,莎莱和战士们都要开荒种地,“每年要交15到25斤西红柿,还要交南瓜,都有任务。”那一年,正是抗日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,莎莱在延安生下了大儿子。“知道我现在为什么不愿意吃羊肉吗?就是因为那时候养大儿子造成的。”莎莱告诉记者,当时条件艰苦,吃不饱,更没有奶水喂孩子。为了下奶,莎莱便去老百姓家里讨要吃剩下的羊骨头,拿回家烧水喝,“那根本不能叫汤,因为没有盐,当时的盐极度紧缺,再加上我们所处的位置靠近沙漠,没有柴火,只能到处捡一点别人没烧完的煤块,能煮熟就不错了,那个味道太难吃。”师从冼星海成为战地百灵到达延安不久,莎莱的文艺才能被发现,随后调入鲁迅艺术学院,师从冼星海,也见证了《黄河大合唱》的诞生。“当时,冼星海在窑洞里写,我们在窑洞外的树下等。每写好一段,就让我们试唱,说直感、谈看法、提意见。经过六天六夜,三易其稿,终于完成。”考虑到莎莱出色的音乐才华,冼星海选择她担任《黄河怨》这首情感要求和演唱技巧难度较大的女高音独唱。“演出时,中央领导都来看了,我既紧张又无比兴奋,唱完后,我从舞台上蹦了下来,毛主席用手摸着我的头顶说:小姑娘,唱得好!”说到这里,尽管已过去大半个世纪,白发苍苍的莎莱仍抑制不住兴奋。《黄河大合唱》面世后,对人民的抗战热情起到了极大的鼓舞。见证到这种神奇力量的莎莱,从此在音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除了演唱之外,还在冼星海的指导下,开始谱曲作词。在延河边,为鼓励老百姓生产自救,莎莱谱曲创作了革命歌曲《纺棉花》,该曲后来被收录到我国小学音乐课材,此外,还有《向前向前,前进》也受到老百姓欢迎。家庭生活每周与儿子们聚一聚莎莱这一生共有三个孩子,两个儿子诞生于延安,解放后,在武汉又抱养了一个女儿。小儿子在延安出生时,生活条件稍有好转,但照旧是没有奶水的。莎莱夫妇于是煮小米粥,粥上面浮着的那层白沫,就是孩子吃的“奶”。1945年,莎莱夫妇去冀察热辽根据地参战,只得将两个孩子托付给当地老百姓帮忙照顾,老百姓为躲避日军的扫荡,有时就带着孩子躲在山洞里,只能每个星期由别人送一次吃的。想起这些,莎莱至今还心疼。出生于革命年代的两个儿子,后来都在部队工作,“文革时,搞文艺工作的我总是挨批斗,所以坚决不让孩子们做这方面工作,虽然大儿子歌唱得非常好。”莎莱说。如今,老伴去世两年了,女儿定居珠海做了奶奶,两个儿子退休留在武汉,每个星期都要来和母亲聚一聚。武汉历程革命者与时俱进莎莱和武汉的缘分始于1949年,南下大军的滚滚洪流将她带到了江城。莎莱来武汉后,首先去看的,就是长江,其次,就是如雷贯耳的汉阳造。扎根武汉后,莎莱长期担任武汉市文联主席、党组书记,武汉音乐家协会主席,她发起、组织、推动了我国四大音乐节之一的“琴台音乐会”。和平年代,她继续用音乐来鼓舞人们与困难和灾难做斗争,《抗议北约炸我驻南使馆》、《白衣战士》、《大海啊请你停一停》等等,都打上时代的印记。她还给一些特殊团体谱曲写词,比如为癌症患者创作的《抗癌战斗曲》,鼓励他们与病魔斗争,还有《我们是新农民》,赞颂新农民的生活热情。接受采访时,正值中国青年歌手大奖赛进行到湖北赛区,莎莱每天晚上必看,“好几个评委还是我的弟子呢,但我对比赛不是很满意,我觉得现在的民族唱法都不纯粹了。”莎莱告诉记者,她最喜欢的是王洛宾的歌曲,“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百听不厌。”习主席提出“中国梦”的概念后,莎莱触动很大,她正在谱写一首歌,就叫《中国梦》,“写了大半个月了,还没写完,我还在慢慢酝酿。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deckox.com/xinjiapojinsha99966d/2018/0414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